“通个马桶花了两瓶茅台的钱!”杭州张先生遭遇天价通马桶感觉自己被套路了

5月 14, 2022 技术支持

“通个马桶,一共花了我5500块钱,相当于两瓶茅台的钱。这件事情说出去我都觉得丢人。”市民张先生给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帮”打来电话,说起自己通马桶的经历,忿忿不平。

张先生住在杭州滨江浦沿街道银爵世纪公寓,这是他和朋友合租的房子,在13楼。张先生讲述了事情的经过:4月5号晚上,张先生的室友洗脚后不小心把中药包倒入马桶里,导致马桶堵塞了。4月6日,张先生通过美团,找到了排名第一的“捷通管道疏通”,在平台联系客服下单。随后就有一个师傅给张先生来电了,表示会上门服务。

平台上写着费用是28元,上门前张先生特别咨询了师傅,大概会收费多少,师傅表示,得上门看具体情况。“他说如果用器械疏通,可能就上门收个人工费就可以了。如果疏通不开再定。”

上门后,师傅先是拿了一根管子疏通,几次以后并没有效果。师傅告诉张先生,东西堵得比较深,已经到水管里了,通过一般的机械是无法疏通的。

“师傅说情况很复杂,他干这行已经很多年了,有经验,如果疏通不了,就需要把地面掀开来,重新放管子,一顿折腾需要上万元,但他有一些化学的方法可以帮忙。”张先生当时也有些懵,但想到马桶一直堵着也不是个事儿,于是就同意让师傅试一试。

师傅拿出了一个“神器”,说是强效溶剂,480块钱一瓶,而且加完药剂以后,还需要用氮气高压给它冲下去,高压枪是380块钱一次。在得到张先生同意后,师傅开始加了两瓶药剂,打了两次氮气,但还是没通。这时候,师傅以卫生间狭小,通气过程比较脏为由,把张先生“赶”出了卫生间。

师傅继续在里面捣鼓了大概15分钟后出来,说终于通了,告诉张先生一共加了7瓶药剂、打了6次氮气,费用是5700元。师傅把7个空瓶给张先生看了一眼,说东西比较脏就直接打包装起来了。

这时候的张先生还心存疑惑,但师傅这时候又开口了,说如果不是他用强效药剂,可能要花上万的钱,他这是帮张先生省钱了,还说自己在通的过程被污水喷了一脸特别辛苦。张先生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马桶的确也通了。

张先生想在美团平台支付,但师傅说平台只能付个定金,无法支付这笔钱,可以通过支付宝直接打钱给他。费用的线元就可以了。

就这样,张先生给师傅的个人账户打了5500元。师傅回去后把收据照片传给了张先生。

小时新闻记者联系了杭州市市场监管局滨江分局的执法人员,对方表示,类似这种情况,双方没有在平台交易,私下个人转账,变成个人行为了,这不在消法调解范围内。

消法调解的对象是合法的经营者,要么是企业,要么是个体工商户,而现在张先生发生的情况更多的是一种民事行为。

执法队也希望通过小时新闻也给广大消费者提个醒,交易最好不要绕开平台,不然很多证据掌握不了。

张先生说自己一开始没觉得什么,但室友说肯定被骗了,他网上查了一下,发现类似的案例果然有很多,不少业主都是稀里糊涂的被“宰”了。

张先生说自己诉求很简单,希望媒体把这件事情报道出去,避免更多人上当受骗。

2019年10月,上海宝山区一对95后夫妻在租住房屋的卫生间内硫化氢中毒身亡,家属将房东起诉至法院。时隔两年,1月4日,南都记者从涉事夫妻家属的代理律师周兆成处获悉,家属以生命权纠纷起诉索赔偿99万余元,当天下午庭审结束,法官宣布择期宣判。

死者的父亲江先生表示,上海宝山区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认为,涉案硫化氢的来源由四个因素综合造成:酸性雨水、台风搅动、居民因冲洗马桶、事故马桶水封较低存在缺陷。江先生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前,其亲家曾提醒房东马桶倒灌气体要求更换,但遭拒,他认为女儿女婿的遇害,与涉案马桶缺陷有一定关系。

原告起诉状显示,2019年4月,原告江先生向被告租下房屋,给女儿女婿一家居住。同年8月11日,江女士与丈夫曹先生在案发房屋卫生间死亡,经司法鉴定,两人死亡原因系吸入硫化氢气体中毒。

死者江女士的父亲告诉南都记者,案发当天中午,女婿在卫生间,其女儿等待丈夫一同到经营的店铺吃午饭,后来喊门发现丈夫半天不应,随后两人均中毒身亡。

江先生回忆称,当时是台风过后,天气闷热。就在案发前,与女儿同住的亲家母曾提醒房东胡某马桶经常会发生倒灌气体,有味道,要求更换马桶,但房东未予理睬,直到悲剧发生。

江先生说,事发后,他从联合调查组获悉,调查组多方勘测,发现是地下管道产生的沼气等气体,在特定天气转变成剧毒硫化氢,并通过该缺陷马桶传至涉案卫生间。

起诉状显示,2019年11月5日,上海宝山区成立由消防、房管、公安等部门组成了联合调查组对本案件进行调查,调查结果认为硫化氢的来源由以下四个因素综合造成:一、酸性雨水造成;二、台风搅动造成;三、居民因冲洗马桶造成;四、事故马桶由于水封较低存在缺陷。

原告方称,上海市宝山区公安消防支队工作人员陈述,“案发时,当按下涉案房屋内马桶的放水开关后,硫化氢迅速爆表,但对整个单元进行检测后,仅在涉案房屋与其楼下房屋检测出了硫化氢。”

南都记者了解到,案发后,上海市宝山区警方认定该案属于意外身亡,非刑事案件,未予立案。根据联合调查组的结论,江先生认为房东没有更换缺陷马桶具有一定责任,以生命权纠纷起诉后者。

1月4日13时45分,该案在上海市宝山区法院通过互联网在线的方式进行庭审。

该案原告方代理律师周兆成告诉南都记者,庭审期间,被告表示,马桶此前使用几十年未出现问题。原告方认为,马桶是房屋不可或缺的结构,马桶水封过低造成有毒物体进入卫生间,被告对事故的发生负有一定的责任。

周兆成表示,被告胡某作为出租人,向他人出租房屋时,应确保房屋处于安全使用状态,同时应对其出租的房屋的设备负有维护、修缮、管理使其适于居住使用的责任。涉案房屋的马桶系被告胡某安装,调查结论可以得出,正是因为该马桶存在缺陷,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应承担侵权责任,原告提出包括死亡补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在内合计约99万余元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