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泰兴发展势头喜人两组数字引出的转型故事

4月 30, 2022 技术支持

一组是:泰兴市去年实现工业产值过千亿元,财政收入过50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过8000元;另一组是:今年以来,全市营业税增长63.17%,而增值税却只增长了1.68%。

“从前一组数字看,泰兴发展势头喜人,有些干部也因此沾沾自喜,对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紧迫性认识不足。而从后一组数字看,泰兴工业销售增长很快,但效益增长较慢,正好说明要加快转型升级。”泰兴市委书记张兆江这样解读说。

据了解,泰兴市委市政府在抓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过程中,正是用这两组数字统一人们的思想,并引出了一串串有趣的经济“转型故事”。

这个故事就发生在泰兴市虹桥镇的江苏宏大特种钢机械厂,厂长朱圣财本是一位铁匠。今年初,该厂自主开发的“节能环保型球团链蓖机关键制造技术及应用”项目,荣获2009年度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别看这项新技术专业性很强,其实就是用于钢铁厂炼钢铁时节省煤炭、提高出铁出钢率的,这项高科技已广泛应用于鞍钢、首钢、沙钢等20多家大中型钢厂。采用这项新技术,预计今后每年可为国家节省标煤1140万吨,相当于一个徐州煤矿半年产煤量的总和。

“铁匠厂长”之所以能领取国家科技大奖,关键在于引进了一个“高人”。10年前,朱圣财投资创办宏大特种钢机械厂,虽然自身文化程度不高,但他对人才的渴求相当强烈。当年,特钢行业知名专家、刚从西北工业大学退休的吴体常教授引起了他的注意,并迅速投去“橄榄枝”。此后不久,吴体常就带着他研发的技术,来到名不见经传的宏大特钢。原来,吴体常在退休前后曾被多家企业邀请过,但由于他的技术尚未成熟,难以在短期内见效益,好多企业没有坚持下来。“可老朱跟他们不一样,这十多年来为我提供了很好的科研和实验平台,才迎来今天的成功。”72岁的吴体常对记者说。

是“铁匠厂长”朱圣财和吴体常教授十多年如一日的坚守,使宏大特钢终于迎来“收获期”。该厂资产起初只有70万元,如今总资产高达4.2亿元,工厂的销售每年以翻番的速度增长。2008年底,宏大特钢与一家世界500强企业一起参加宝钢球团链蓖机公开招标,经反复比选,宝钢人发现,宏大特钢技术远远高于另一家,每年可节约标煤16.8万吨,结果宏大特钢一举中标。

宏大特钢“十年磨一剑”摘取国家科技大奖,给泰兴人启示:企业自主创新关键在人才。引进专家教授、牵手科研院所……企业家们各显神通,泰兴一批企业创新的内生动力被激活。泰兴高新产业进入“快速成长期”,目前占规模工业的比重提高到1/3。今年前5个月,全市高新产值同比增长65%。

“本来以为泰兴减速机产品占全国市场份额数一数二,可‘走出去’一看才发现,天津的高端减速机产品每吨卖到13万元,而泰兴的部分产品每吨售价仅为3万,只卖出人家的‘零头价’。”提起前不久的那次异地考察,泰兴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孙云记忆犹新。

泰兴市有减速机企业20多家,但产品档次不高,效益一般。为了推动减速机行业转型,孙副市长带着减速机企业老板到天津、河南等地考察时,一路上港口机车等一些大型生产设备中,见不到泰兴的减速机的踪影,相反,产自天津的减速机高端产品比比皆是,而泰兴的减速机产品只有在山沟里的矿山机械上才能看到。

天津之行,让自我感觉良好的泰兴减速机老板坐不住了,他们看到了差距。泰兴减速机虽然拥有“泰星”和“泰隆”两个中国名牌,经历了“从小到大”,但还没有实现“从大到强”。泰兴人不会忘记,十几年前,泰兴的化妆品也曾香飘整个中国,其知名度不亚于现在的减速机,最后却落了个全军覆没的命运。

要让泰兴“减速机”不走当年化妆品的老路,就要不断推进产业转型,而且转型之路等不得更停不得。认识之后是行动,泰隆集团与哈工大合作,将产品研发触角迅速延伸到风电、核电、环保等高端领域,先后投入5亿元,开发出两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产品。公司还高薪招聘10多名风电核电方面的高级人才,并与国内9名专家签订技术合作协议。目前,其高端产品占比提高到60%以上。

今年4月,江苏省减速机产品质检中心落户泰兴,这为泰兴减速机产业提供了强力的智力支撑。前不久,泰兴签到一笔来自美国的减速机大订单,订购一批应用于核电循环水自动调节装置的减速机和风电偏航变桨减速机。与此同时,法国一家大公司把泰兴列为其全球风电、核电齿轮箱网上减速机的供应商。这意味着泰兴减速机成功进入了国际高端设备供应商的全球采购供应网。

在人们的印象中,氯是一种废气。而泰兴开发区人却把氯当作宝,他们让“一份氯打两份工”。

这里的氯气是由落户开发区的新加坡新浦公司生产出来的化工基础原料,为了就近利用氯气,法国爱森公司紧挨着新浦公司投资了一个厂,以氯气和烧碱为原料生产絮凝剂。用不了的氯气怎么办?排放造成污染,回收利用成本太高。泰兴人又引来了世界500强之一的荷兰阿克苏诺贝尔公司,这家公司将以氯气为主要原料生产高纯度氯乙酸,芬兰诺旺公司又利用氯乙酸为原料生产羧甲基纤维素……就这样,形成了一个“氯”的生产链条,“让一份氯打了两份工”,氯的利用率提高了1倍,而环境污染却得到根本性控制。

类似的产业链,在泰兴还有几条。台湾联成化工在去年投资泰兴的基础上,又决定利用新浦公司的氯乙烯为原料,上马聚氯乙烯项目。目前,泰兴开发区围绕新浦公司已开发了17个产品。此后,“联成”将继续开发下游产品,并进军新材料领域。此外,泰兴开发区里的煤化工产业链也迅速形成。5月底,由台湾和桐化学公司和江苏沙钢合股投资的沙桐煤化工项目正式开工,还引来了5个下游项目。该项目可减少园区废渣、废液、废气外排,实现资源循环利用。

以绿色制造保障可持续发展,让工业生产“减碳增绿”,是泰兴推进产业升级的又一着力点。为鼓励企业从盲目铺摊子向提升发展内涵转变,该市今年还出台了鼓励企业做大做强的18条新政策,其中,在技改项目奖励上,不是看企业新增了多少基建投入,而是按设备投入的多少予以奖励,这样鼓励企业进行技术设备改造,提高创新能力。此外,从今年起,市政府每年还安排不少于12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促进节能减排项目实施。

结束在泰兴的采访,数字与故事不断在记者的头脑里浮现:数字引出了故事,故事最终又将影响数字。